除了挑战三观伦理剧,日本还有这些重口味小说

点击上方申江服务导报,跟着小申吃喝玩乐逛上海

除了挑战三观伦理剧,日本还有这些重口味小说

这两年,日剧常常有重口味的伦理大片,比如去年的《贤者之爱》,女主角报复女友就把对方的儿子养成自己的小鲜肉再诱惑之,今年的《妈妈,我可以不做你的女儿吗?》,控制系妈妈对女儿变态的爱就是,爱女儿就一并爱上女儿的男友。

而落到纸面上,日本这样的重口味小说倒也有一些,有的还是获大奖的作品,它们的题材和故事,还是能对三观进行一定的挑战。

除了挑战三观伦理剧,日本还有这些重口味小说

《我的男人》

[日]樱庭一树 著 林青华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2013年11月版

豆瓣评分7.4

这本描绘养父女禁断之爱的悬疑小说,它获得过日本通俗文学最高奖——直木奖,2014年还曾经被改编成电影,口味重的也是没边了。

女主人公腐野花的父母兄妹都在海啸中丧生,单身青年淳悟赶来收养了她,她从此发誓和淳悟至死不离,相依为命的亲情逐渐变质为男女之情,还发生了实质性的关系……淳悟的女友发现男友和养女花关系亲密得不正常,头脑还算清醒,毅然离开渔村到东京闯世界。而女主人公则因为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窥破了她和养父之间的秘密,在冲动下设法杀掉了老人。淳悟又为了保护她,杀掉了因为这起案件而来访的警察冈田,并且隐藏了尸体,不辞而别。女主人公这样才开始渐渐步入正常人的轨道,恋爱,订婚……但是,婚礼前,淳悟还是要作为她的养父出现,他们的这段惊世骇俗的关系如何结果?

樱庭一树的高明之处在于,明明是非常毁三观的设定,但是叙述流畅而且优美,情感很有感染力,好像有什么东西吸引你继续读下去,读着读着忽然觉得,这样的“爱情”好像也是有点道理的……当然,海啸之后的绝望感和孤独感也成为了特殊的触发背景。感觉如果作者没有很深的恋父情结的体会,也写不出来如此丰沛激烈的感情吧。

除了挑战三观伦理剧,日本还有这些重口味小说

《玻璃芦苇》

[日] 樱木紫乃 著 刘子倩 译

湖南文艺出版社2016年12月版

豆瓣评分7.9

这本小说也曾被改编为同名日剧,女主嫁给了母亲的前男友,因此总是称呼丈夫“爸爸”,而她自焚身亡,母亲失踪,“爸爸”也相继死去,自然引来了警察的调查……悬疑小说有此大纲,也是口味略重。

小说女主角幸田节子从小就被残酷生活训练成一个狠角色,要说有情也非常有情,要说无情也非常无情,但不管你用什么角度端详,她都没有一刻犹豫,没有一刻局促不安,没有一刻被谁说服与打动,没有一刻费心与谁四目相对,甚至在全书中哭笑都不出声音。

当中也有真爱,但所谓的真爱其实非常黯淡软弱;也有心狠手辣,但那心狠手辣包裹怜悯和同情;也有体温,只是肌肤摩擦之际,感受竟冰冷如抵住北海道冬岸的礁石。

同样获得过直木奖的樱木紫乃笔下的女人不局限在善恶这个非黑即白的世界里,她并没有太多描绘节子的内心,而是通过对于她的举止,还有他人(尤其情人)对于她的印象,描绘一个在冷酷现实中长大的女人会是怎样的,她会有一个怎样的人生,又会将身边的人带向何处?

空虚的身体像湿地的芦苇,割开苇管只能流出沙子,和溢出心灵的黑暗。

爱与恨能相互扯平吗?还是说,爱这种东西,一开始就是没有的?

虽然简介写着“情欲”、“感官派”啥的,其实,整本书“洁”得不得了,没有任何一段有露骨描写,连主人公的结局都是相当含蓄,如果抱着寻找情欲或刺激犯罪小说的心情来看,肯定会失望。

除了挑战三观伦理剧,日本还有这些重口味小说

《爱的流放地》

[日] 渡边淳一 著 竺家荣 译

云南人民出版社2012年8月版

豆瓣评分7.3

渡边淳一最有名的小说《失乐园》,那可是让中国译者下笔艰难,让中国读者大开眼界。

不过他还有一部情爱小说《爱的流放地》,在日本引起的轰动不在《失乐园》之下。刚一上柜就登上了日本最大的文艺类畅销书排行榜首位,同名电影更是超越了《失乐园》的票房纪录。

《爱的流放地》写的也是爱与死的话题,女主角自愿在性爱高潮中被男主角掐死,渡边淳一又一次要用死亡来证明爱情的极至。

陷入困顿的作家村尾菊治与已婚少妇冬香发生了婚外恋。作为作家,菊治曾经大红大紫,但如今却江郎才尽,与妻子也已形同陌路;而冬香无法忍受丈夫在人前的体贴人后的粗暴,家庭。菊治不过是一个过气的作家,但是他却给了冬香未曾有过的性爱体验,让冬香爆发出了身体最深处的巨大能量。于是,崇拜菊治的冬香抛下了丈夫和孩子,两人开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激烈爱情。然而,这段为现实社会所不容的感情,最终只能被流放,冬香最终选择了用死亡来获得解脱,菊治甘愿做冬香情感上爱的俘虏,而他最终也成了现实中法律的俘虏。

在生命的开始,大家憧憬的都是完美的爱情与婚姻。而一旦失去,仍然有追求的渴望。当性遭遇了爱,当爱遭遇了自由,会翻天覆地到什么程度?所以在《爱的流放地》里,冬香在无懈可击的高潮中让菊治掐死自己,也是渡边淳一小说一个令人惊骇但也是合理的结局。

除了挑战三观伦理剧,日本还有这些重口味小说

《越界》(原名《OUT》)

[日]桐野夏生 著 于进江 等 译

山东文艺出版社2000年7月版

豆瓣评分7.8

法学院毕业的冷硬派女作家写的杀人分尸小说……好吧,难怪此书中文版从2000年后好像没有再版过。

故事从盒饭工厂夜间部的女工开始讲起,展示了四个年龄相异、各有境遇的欧巴桑的生活,她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生活很不幸,干涩枯萎又艰辛。女工弥生是贤妻良母,但是性格软弱,不谙世事,某天她在上夜班前,发现她那个迷恋酒家女和赌博的丈夫刚喝完酒回家,弥生一冲动,就把丈夫勒死了。弥生的朋友们为了帮助她,把她的丈夫给碎尸并当垃圾扔掉,当然没忘记顺手跟弥生要了点儿精神补偿费。

第一次分尸,对于四个循规蹈矩的主妇来说,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越界。故事进行到这里,仿佛是四个被压抑的太久的人终于长长地出了口气,而一切仿佛还在常理可以解释的范围之内。然而她们却被黑道威胁,不得已做起了分尸的买卖,崩坏才真正开始。最后,她们被人复仇,各个击破,黑吃黑的结果便是两败俱伤。

最让人难以接受的部分(强烈不建议在饭前阅读),当然是小说中的一次分尸的过程,桐野细致地描写分尸的过程,以一种素描笔法冰冷平静地描述身体的各个部位是如何被肢解的,如上解剖课(玻璃心请绕道)……

最后说一句,在日本,这部小说获得过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除了挑战三观伦理剧,日本还有这些重口味小说

《白夜行》

[日]东野圭吾 著 刘姿君 译

南海出版公司2013年1月版

豆瓣评分9.1

这本书太耳熟能详也太有名,日本韩国都有电视和电影版,重口味小说怎么少得了它呢?

母亲和自家当铺雇员在家里偷情,男主人公亮司跑到废弃大楼的通风道里玩耍,却看到了父亲对少女雪穗实施侵害的不堪一幕,惊惧与愤怒使得11岁的他用剪刀刺死了自己的父亲,犯下杀父的罪孽。而这一切的起因竟是雪穗的母亲由于经济窘迫,逼着自己的女儿出卖肉体。雪穗乘机布置,下手杀死了自己的母亲。而这起案件因为证据不足,不了了之。从此后,黑暗的经历让雪穗从此不再相信他人,用自己的美貌,一步步洗白自己,操控不同的男人,逐步获得金钱和地位。而亮司则一直暗中帮助雪穗报复迫害她的人,同时也帮她一步步铲除妨碍成功的障碍。然而,当年的案子还是有人在查,他们为了不让自己的罪行被发现,把相关的亲人、朋友一一除掉……

这小说的情节可以说真能让人起鸡皮疙瘩,恶是罪上开出的花朵,而且在黑夜里开得如此恣意,也只有日本作家才能写出如此畸形的“共生”、“合谋”,如此残酷直到绝望的地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