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大家好,www.52maicong.com又来和你们见面啦!上期的《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艾莉亚读者挺多的,并有部分读者建议我再多写几个其中的人物。今天,我将着重介绍一位重量级人物——琼恩·雪诺,文中如有谬误,恳请方家指正。(内含6季剧透,请谨慎阅读)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龙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琼恩·雪诺是原著作者马丁老爷子在作品中以POV(视点人物写作手法)写的篇幅排名第二的人物。可想而知,讲清楚琼恩·雪诺这个人物的难度之大。关于琼恩,有两点必须首先讲清楚。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本期文章的主角——琼恩·雪诺

第一点,就是琼恩·雪诺的“雪诺”这个姓,剧中提到,雪诺是维斯特洛大陆北境所有私生子的姓,这和小剥皮拉姆斯·波顿(原名拉姆斯·雪诺)是一样的,因为后者同样是卢斯·波顿私生子。这也解释了雪诺被当作史塔克家族成员却不叫琼恩·史塔克的原因。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布兰·史塔克穿越到过去看到的莱安娜·史塔克与奈德·史塔克关于琼恩·雪诺身世的谈话

第二点就是众说纷纭的琼恩·雪诺的身世之谜。国王劳勃以为琼恩·雪诺是名叫薇拉的女子与奈德·史塔克的私生子,而奈德·史塔克对此既不表示承认也不表示反对,他对自己妻子凯特琳·徒利,对琼恩·雪诺本人都对身世这个话题讳莫如深,只是说是自己的私生子。原著也没有对琼恩·雪诺的生母有定论,观众普遍认为琼恩是雷加·坦格利安和莱安娜·史塔克的儿子,莱安娜临终前要奈德·史塔克保守秘密,因此奈德对劳勃撒了谎来保护琼恩·雪诺。布兰·史塔克在穿越到过去时空的时候看到了莱安娜给奈德的嘱咐,但他也没有完全听清楚两人的对话,但根据种种推测,琼恩·雪诺作为雷加王子儿子的概率很大。在第七季没有揭晓琼恩·雪诺身世之前,我们暂且还是把琼恩·雪诺看成是奈德·史塔克的私生子(bastard)吧!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人物形象立体的琼恩·雪诺

弄清楚这两点,我们就能为剧集中琼恩·雪诺的很多行为找到对应的动机和原因,也更能够理解琼恩这个人物的立体形象。下面,让我们开始仔细剖析琼恩·雪诺吧!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琼恩·雪诺和罗柏·史塔克教布兰·史塔克练习射箭

前面提到,琼恩·雪诺是奈德·史塔克的私生子,虽然奈德·史塔克凭借和国王劳勃一起推翻“疯王”伊里斯·坦格利安统治的显赫战功而被封为北境之王,但琼恩·雪诺显然从小就没怎么享受到这份无上的荣耀。因为他是来路不明的奈德的私生子,凯特琳·徒利对他意见非常大,处处排挤他。受凯特琳影响,虽然史塔克家族的几个孩子(除了自命不凡的珊莎·史塔克)都和琼恩·雪诺相处得十分融洽,但还是会时不时地流露出轻视琼恩这位私生子以及认为他作为私生子无法继承临冬城统治权的看法。这直接导致了琼恩·雪诺内心渴望得到别人尊重承认的强烈愿望以及心智水平的提前成熟,琼恩·雪诺不想再因为私生子的身份被别人看轻,这也解释了为何后来他执意前往绝境长城黑城堡当一名“守夜人”(night watch)。好在奈德·史塔克是把琼恩·雪诺当作自己的与其他人一样的孩子来看的,这使得琼恩·雪诺从小能接受到良好的教育,以及习得了骑马射箭剑术等在之后发挥大作用的强力技能。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奈德·史塔克处理守夜人逃兵

权游剧集刚开始时候,上演了奈德·史塔克斩首守夜人逃兵的场景,琼恩·雪诺、罗柏·史塔克、布兰·史塔克都在现场观刑,因为异鬼袭击而逃跑的守夜人没法取得奈德的信服,最终难逃被砍头的命运。这一幕深深印刻在几个孩子脑海中,正如后来罗柏·史塔克处决因为杀害兰尼斯特家族两个孩子而被惩罚的卡史塔克家族首领瑞卡德·史塔克,以及琼恩·雪诺在当选为黑城堡守夜人总司令后行刑斩首曾任君临城都城护卫队司令官且背叛自己父亲而后又仗着兰尼斯特人撑腰违背自己命令的杰诺斯·史林特,无不是对所谓背叛者抛弃誓言之人的极刑处理,我将其称为史塔克家族关于荣誉信誉的独特仪式感。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琼恩·雪诺的冰原狼“白灵”

观刑回来的路上,几个孩子意外发现了只存活在绝境长城以北的冰原狼,在杀死它之后,又意外发现了一窝狼崽,刚好6只。本想斩草除根的奈德·史塔克听从了留下冰原狼作为史塔克家族孩子宠物的意见,因为史塔克家族本身的族徽便是一只驰骋北境的冰原狼。从此,史塔克家族的6个孩子分别获得了自己的守护神,瑞肯·史塔克的毛毛狗、布兰·史塔克的夏天、艾莉亚·史塔克的娜梅莉亚、珊莎·史塔克的淑女、罗柏·史塔克的灰风以及琼恩·雪诺的白灵。经过6季权力游戏的轮转,只有琼恩·雪诺的白灵和艾莉亚·史塔克的娜梅莉亚还活着(娜梅莉亚下落不明)。不得不说,白灵对于琼恩·雪诺来说意义重大,它不仅仅是危难时刻保护主人、辅助赢得胜利的得力助手,而且是琼恩·雪诺作为史塔克家族成长起来的孩子的烙印,换言之,只要冰原狼没有死绝,把冰原狼当作家族族徽的史塔克家族就没有死绝!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劳勃·拜拉席恩国王拜访临冬城

回到临冬城的史塔克一家很快迎来了国王劳勃·派拉席恩一行的拜访,国王劳勃年轻时候也是一锤子打死雷加·坦格利安的猛将,多年的铁王座已经将他的思维锈蚀,既没有像往常一般勇猛的战斗力,也没有对奸佞小人的政治警惕性了,虽然他可能一开始就没有。他此行是为了寻找国王之手(首相)的替代者,鉴于琼恩·艾林被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全剧厚黑学集大成者)和莱莎·徒利(全剧最傻的女人)联合毒死,劳勃希望自己的老朋友和好兄弟奈德·史塔克能前往君临城当自己的左膀右臂。殊不知,他这是把奈德·史塔克往死神绝路上逼,他更不知道,自己的铁王座不仅仅被小指头贝里席虎视眈眈,更被自己的枕边人瑟曦·兰尼斯特虎视眈眈。权游剧集一开始最奇特的地方就是,那些你认为肯定是主角,或者认为处于权力的游戏顶端的人,大多是不懂政治斗争的傻瓜(fool),劳勃和奈德都是这类人,光靠上阵杀敌的匹夫之勇是远远不够的,权力的游戏要由心思细腻、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的人来玩。如瑟曦·兰尼斯特、培提尔·贝里席、提利昂·兰尼斯特,这几个一开始戏份不重的角色,恰恰是之后真正站在权力旋涡中央的关键人物。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提利昂·兰尼斯特和“兰尼斯特人有债必偿”的箴言

讲到这里,大家是不是觉得,琼恩·雪诺的存在感很低?这就是事实,在权游一开始,琼恩·雪诺的戏份并不重,他在国王劳勃拜访临冬城时只是作为史塔克家族的边缘人物,晚宴只能与下人待在一起,但这也有好处,他可以暂时远离那些政治的是是非非,真心实意地结交一些朋友。比如提利昂·兰尼斯特。提利昂·兰尼斯特是西境凯岩城泰温·兰尼斯特公爵的儿子,在出生时害死亲生母亲的他不但因此备受瑟曦·兰尼斯特敌视,更因为其“侏儒”般的身高被自己的父亲泰温·兰尼斯特歧视,事实上,整个兰尼斯特家族只有他哥哥詹姆·兰尼斯特是真正关心他的,他们两个的关系在冰冷残酷的权游世界太难能可贵了。更加令人难以忽视的事实就是,提利昂遇到的几乎所有人,不管是马夫、管家这等所谓的下人,还是拥有身份名望的贵族,都会因为他的身高歧视他,戏称他“小恶魔”(Imp)或者“半人”(half man)。总而言之,因心情郁闷而沉浸在招妓事业中的提利昂·兰尼斯特和琼恩·雪诺有鲜明的共同点,不被人重视,渴望建功立业、受人尊重。所以,当琼恩·雪诺在宴会外遇到提利昂·兰尼斯特时,两人相似的遭遇促成了彼此的好感,为后来的友谊奠定了基础。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琼恩·雪诺和班扬·史塔克

除了小恶魔提利昂,琼恩·雪诺在临冬城还遇到了御林铁卫“弑君者”(Kingslayer)詹姆·兰尼斯特、守夜人游骑兵叔叔班扬·史塔克等权游世界的重要人物。和詹姆·兰尼斯特的见面并不显得有多么愉快,但班扬·史塔克出现时,琼恩·雪诺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在琼恩·雪诺看来,只有叔叔班扬才不会因为自己私生子的身份看不起自己,渴望摆脱这种受人非议现状的强烈愿望使他向叔叔提出了北上黑城堡加入绝境长城守夜人的请求。这时候琼恩·雪诺只是很简单地希望自己能够当一回自己,遵循自己内心的信念,加入抵抗野人异鬼的守夜人队伍。当然这个时候大家没有谁会想到,这个曾经排挤在权力外的少年后来会成为守夜人的司令、长城外野人部落的首领、临冬城城主、北境之王。有句题外话,北境之王(King in the North)和铁王座(Iron Throne)我不认为是什么值得自豪的称号,北境之王奈德·史塔克、罗柏·史塔克、卢斯·波顿、·拉姆斯·波顿都死了,铁王座上的伊里斯·坦格利安、劳勃·拜拉席恩、乔佛里·拜拉席恩、托曼·拜拉席恩都死了。作为现在的北境之王琼恩·雪诺和铁王座女王瑟曦·兰尼斯特,死亡的阴影随时笼罩在他们身边!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曾经人丁兴旺的临冬城史塔克家族

奈德·史塔克拗不过劳勃国王的请求,没有接受凯特琳·徒利要求他别去君临城的建议,就像宿命一般,带着珊莎·史塔克和艾莉亚·史塔克以及随从踏上了前往南方的道路,罗柏·史塔克、布兰·史塔克、瑞肯·史塔克、凯特琳·徒利皆留守北境临冬城,而琼恩·雪诺则下定决心前往绝境长城当守夜人。史塔克家族成员不会想到,这三路的“分头行动”,竟然成为长达数年的生离死别,权游世界容不得家庭团聚、幸福生活这类传统童话渲染的结局或故事的存在,权力的力量是很可怕的,更可怕的是人们追求权力的愿望,正是这种无休止的欲望使得无数人的美好生活化为泡影。某种程度来说,琼恩·雪诺是幸运的,毕竟他还有选择的权利,那么那些手无寸铁、毫无背景的百姓人民呢,是不是没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呢?是不是只能坐以待毙、被掌权者拿捏着生杀大权呢?这一点值得深思。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琼恩·雪诺送给艾莉亚·史塔克的缝衣针

值得关注的是,琼恩·雪诺重情重义的品格和以德报怨的心性。在前往黑城堡之前,他为同样要离开临冬城而出发去往君临城的艾莉亚·史塔克打造了一把布拉佛斯风格的精钢短剑,并亲自送给她。艾莉亚·史塔克向来很喜欢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她把短剑取名为缝衣针(needle),并一直藏在自己身边。这两位史塔克家族的人物后来也都非常牛逼哄哄。与此同时,被布兰·史塔克发现与瑟曦·兰尼斯特私通的詹姆·兰尼斯特狠心将布兰从高台推下,令其下半身瘫痪,虽然凯特琳·徒利非常讨厌琼恩·雪诺,要求他不要靠近昏迷不醒的布兰·史塔克,但琼恩·雪诺还是坚持亲吻了布兰的额头,对琼恩·雪诺来说,家人真的很重要。可惜的是,本来奈德·史塔克答应过他,等从君临城回来,会和他好好聊他母亲的故事,不过这句承诺随着奈德·史塔克后来在君临城被乔佛里下令处死而化成了泡影。布兰·史塔克后来则成为三眼乌鸦,直接成神,史塔克家族也算是留下几个延续血脉的传奇人物了。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与琼恩·雪诺同行去往绝境长城的提利昂·兰尼斯特

下面要说绝境长城的故事了。前往绝境长城的琼恩·雪诺恰巧与提利昂·兰尼斯特同行,提利昂生性谦虚真诚,为了改变自己作为侏儒的悲观事实,他努力读书,积累知识。当琼恩·雪诺问起他为什么总是看书时,他说,老哥有他的宝剑,而我有脑袋瓜,好脑筋需要书本,就如同宝剑需要磨刀石。命运给予了自己畸形的身材,如果不读书,和那些耍杂技、自生自灭的侏儒又有什么区别呢!多么振奋人心的话语,宿命有,管它有,我要做出自己的努力,给自己选择的机会。琼恩·雪诺由此更加了解提利昂的内心世界,后来到了绝境长城两人分别时候在风雪中又有一次深入心扉的谈话,君子之交就此种下美好的种子。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琼恩·雪诺成为守夜人军团新兵的一员

琼恩·雪诺刚到黑城堡时,有些失望,他有点看不起守夜人。因为守夜人军团中不仅仅充斥着被贬值的贵族、私生子和失宠的没落贵族,更有来自南方的盗贼、强盗、强奸犯等,素质参差不齐,谈不上什么荣誉的存在。守夜人(Night's Watch)军团是权游世界非常异类的存在,他们被命令驻守在绝境长城上,很多年前在绝境长城修建时,长城的目的是抵抗异鬼入侵。但随着异鬼的销声匿迹,守夜人的存在渐渐转变成了抵抗绝境长城以北的所谓“野人”的袭击,这种转变是不合情理的,因为野人同样是人,只不过刚好住在冰寒的长城以北罢了。因为这个症结,直接导致后来的诸多纷争,也导致了琼恩·雪诺的死亡。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守夜人驻守在绝境长城之上

因为守夜人统一穿着黑色衣服,也被野人们戏称为乌鸦(Crow)。原著作者似乎下了大力气将权游世界打造成史诗级小说,不管是各个家族的族徽、族语设计,还是服饰、使命等等,都带有非常强烈的仪式感,守夜人的着装便是最基本的仪式感。当了守夜人的一员,就要全心全意地为守夜人服务,忘记过去自己曾经的或荣耀或卑微的身份,这对于琼恩·雪诺来说是一个脱胎换骨、重获新生的机会。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琼恩·雪诺和山姆威尔·塔利

在经历了从敌视抗拒守夜人兄弟到相互之间真诚相待的过程中,琼恩·雪诺不仅结识了河湾地角陵领主蓝道·塔利伯爵的长子山姆威尔·塔利(后来成为琼恩·雪诺最好的朋友)以及其他几个忠心耿耿的兄弟,更如愿完成了自己加入守夜人的心愿。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守夜人兄弟在鱼楠木下向旧神起誓成为守夜人

在加入仪式上,大家一起念诵着守夜人的信仰准则,也就是非常著名的那段话:"Night gathers, and now my watch begins. It shall not end until my death. I shall take no wife, hold no lands, father no children. I shall wear no crowns and win no glory. I shall live and die at my post. I am the sword in the darkness. I am the watcher on the walls. I am the fire that burns against the cold, the light that brings the dawn, the horn that wakes the sleepers, the shield that guards the realms of men. I pledge my life and honor to the Night's Watch, for this night and all the nights to come."(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绝境长城以北拥有冰封之力的异鬼

不得不说,这段守夜人的誓词很燃,不仅仅在奈德·史塔克在君临城人头落地后被几个守夜人兄弟用来劝阻琼恩·雪诺前往南境复仇,而且在守夜人战士唐纳·诺伊(琼恩的兄弟)等人阻挡野人联盟中的巨人之王攻破绝境长城大门时候发挥了激发人类战士潜能的作用。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守夜人队伍中的伊蒙·坦格利安大学士

纵观琼恩·雪诺在黑城堡的经历,我们会发现,喜欢琼恩的人和讨厌琼恩的人旗鼓相当,针锋相对。支持琼恩·雪诺的除了以山姆威尔·塔利为代表的守夜人弟兄,更有双眼失明的伊蒙·坦格利安大学士(疯王伊里斯·坦格利安的哥哥,曾经经历坦格利安家族几近灭绝而无能为力,对琼恩·雪诺失去家人遭遇感同身受)、杰奥·莫尔蒙(守夜人总司令,龙母护卫乔拉·莫尔蒙的父亲,因为琼恩在白灵提醒下杀死突然复活的异鬼拯救自己而对琼恩刮目相看,并把瓦雷利亚钢剑“长爪”送给琼恩)。与此同时,负责训练新兵的坦格利安王朝的君临城旧部将艾里沙·索恩对身为贵族的琼恩·雪诺非常敌视,他不但嘲弄因被诬陷叛国罪而死的琼恩父亲奈德·史塔克,更做手脚让一心想加入游骑兵的琼恩·雪诺只能够当杰奥·莫尔蒙司令的事务官,甚至后来和原君临城护卫司令史林特沆瀣一气反对琼恩,直至最后因为和奥利(父母被野人杀害而逃到守夜人军团的孩子)等人联合杀害了琼恩·雪诺而被处以绞刑。由此可见,琼恩·雪诺当初渴望加入守夜人远离政治是非的愿望其实一直都没有实现,在维斯特洛大陆上,不管是绝境长城以北的极寒之地,默默守护的守夜人军团,北境各个割据势力,还是南方的君临城,西边的凯岩城,抑或是另外那个龙母所在的大陆上,权力的游戏一直在继续。人心险恶,正是这些种种的挑战像前进的巨人一般推着琼恩·雪诺成熟成长,用一句伊蒙学士的话总结便是“杀死心中的男孩,承担男人的责任”。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悲催至极的王者 史坦尼斯·拜拉席恩

如果琼恩·雪诺的成王之路一帆风顺,那么很多人并不会认为他配当一位王者。世界上的贵族、私生子、骑士、将军那么多,凭什么琼恩·雪诺能够走到最后呢?威望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打出来的;信任不是说说就有的,是一诺千金的行为累积造就的。琼恩·雪诺前半生面临过无数重大关口,是选择做贵族还是守夜人;在奈德·史塔克死去罗柏·史塔克起兵引起“五王之战”时是否南下加入其中;在血色婚礼发生后是否选择即刻复仇;是否选择迎接野人进入绝境长城以南;是否承认史坦尼斯·拜拉席恩为王并追随其南下攻打临冬城;是否杀死史林特或者是绞死杀害自己的叛徒索恩和奥利时;是否在兵力不足情况下以勇士的气概攻打小剥皮的临冬城时,琼恩·雪诺的每一次选择,都是用血和泪作为代价的,失去得越多,得到的就会越多!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对耶哥蕊特下不了手的琼恩·雪诺

琼恩·雪诺没有当王的念头,历史的种种机遇与他神秘的身世宿命似乎注定他的不平凡。可就算是再不平凡的男人也逃不过女人的爱恨纠葛,琼恩·雪诺的那个她便是耶哥蕊特。他们的爱情就如同穿越进地球大气层的流星,虽然绚烂甜蜜,但终究化为一场空的梦。很简单,耶哥蕊特代表和守夜人斗争了上百年的野人,而琼恩·雪诺恰恰属于她最恨的守夜人阵营,这样敌对部落的爱情能有好结果吗?这场爱情游戏的悲剧在于,如果耶哥蕊特看到之后以托蒙德为代表的野人归顺了琼恩·雪诺的守夜人军团,那么她之前的那些永远解不开的仇恨以及为此搭上性命的结局会不会让她想重来一遍?可惜历史不能重来。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琼恩·雪诺与耶哥蕊特无法自拔地相爱

从琼恩·雪诺跟随断掌科林前往极寒之地刺探野人军情而琼恩下不了狠心杀死耶哥蕊特的时候,明白的观众已经默默地组好了一对令人瞩目的CP。“You know nothing,JohSnow,you know nothing!”(琼恩·雪诺,你什么都不明白)琼恩·雪诺不明白什么呢?他不明白耶哥蕊特爱他,爱着他这个不肯对自己下手,假装是守夜人叛徒而取得野人部落首领曼斯·雷德信任的黑乌鸦,琼恩·雪诺不明白耶哥蕊特早已清楚他们之间恋爱的甜蜜终将会被两个相互敌对势力的仇恨冲垮,他不明白啊,耶哥蕊特把爱他的每一天,都当成了能够见面拥抱的最后一天。当耶哥蕊特射了琼恩·雪诺不是要害的三箭而让他回黑城堡的时候,她是在下定决心,虽然伤害了琼恩·雪诺,但她深爱着这个男人,这也注定了战争中再次相逢之际耶哥蕊特的悲剧。她因为对琼恩·雪诺心软犹豫而被小孩奥利射杀,虽然说奥利是个为父母亲报仇而对耶哥蕊特动手的孝顺孩子,但他还太小,仇恨完全占据了他的内心,他无法理解绝境长城是用来抵抗异鬼而不是野人的,他无法理解为何琼恩·雪诺会和所谓的女野人那么说不清道不明,他只是射箭了,完了还向琼恩用力地点点头。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琼恩·雪诺怀抱着死去的耶哥蕊特

我看到那一幕,突然觉得不管是耶哥蕊特,奥利还是琼恩,都好可怜,偏见,杀戮,夺走了他们心爱的人,却还要用更大的偏见和杀戮的悲剧去填满!“如果一直呆在那个温暖的山洞里该有多好,雪诺,只有你和我,只有我们的世界,远离外面世界的打打杀杀,幸福生活”,耶哥蕊特的话令人想哭。我想,从失去爱人那一刻开始,琼恩·雪诺才开始有一些明白,这个权力的世界,不是由爱来说了算,而是要靠实力说话。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临冬城之战中浴血奋战的琼恩·雪诺

琼恩·雪诺除了上述这些友情爱情的获得和失去,最为重要的,是他在战争方面的表现。如果说奈德·史塔克只是个在政权斗争方面的“小白”,或许史塔克家族在剧集中悲惨的遭遇或许不会有那么多的人同情,观众或者是剧集中维斯特洛的人们为什么那么敬佩史塔克家族,真正的原因和基础就是他英勇顽强的战斗意志和超越常人的显赫战绩,这一点对于琼恩·雪诺来说非常重要。一个北境之王的私生子毕竟只是个私生的贵族而已,要获得部下的拥护,还是得靠战争来说话。琼恩·雪诺在权游中不仅仅是重情重义之人,更是骁勇善战的猛将,他的剑术在整个北境都威名赫赫,以至于当他向小剥皮拉姆斯·波顿提出单挑来解决临冬城之争时,小剥皮毫不脸红地认怂了。琼恩·雪诺参加过跟随莫尔蒙司令远征极寒之地的任务,也在野人部落经历过生死抉择的考验,更平定过卡斯特城堡的守夜人叛乱,抵御过众多野人对绝境长城的激烈进攻,更在去劝降野人部落时候与异鬼有过遭遇战,还有最重要的因为瑞肯·史塔克死亡而不顾及战略与小剥皮临冬城军队进行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白刃战(这场战争最为激烈,其中琼恩·雪诺部众突破小剥皮部队盾牌战的尸山血海的画面在我脑子里留下了非常非常深刻的印象),可以说,这些战争磨砺出琼恩·雪诺坚强勇敢的品格,更让他一步一步明白“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亘古不变的血腥定律。原著作者和编剧给琼恩·雪诺安排了比其他任何角色都多的战斗画面,一是想让他用战绩来证明自己成为王的潜质,二是让观众懂得,忠义两全的人在权游世界并不是没有一席之地的,只要谋略得当,好人也能够活到最后。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琼恩·雪诺死而复生海报

当然,创奇人物的经历往往都是传奇的,琼恩·雪诺最为传奇的一点便是他是权力游戏世界中为数不多能够死而复生的人之一(另一个是无旗兄弟会的首领,被光之王复活了很多次),由此可见编剧对他的喜爱(马丁老爷子那时候并没有发行第6本小说)。琼恩·雪诺因为迎接野人部落进入绝境长城以内而引发了部分守夜人的强烈不满,并最终导致琼恩·雪诺被艾里沙·索恩和奥利等人以“背叛守夜人”罪名诱杀,一刀一刀,一点点刺死琼恩·雪诺,同时也在一刀刀刺死琼恩·雪诺“内心的男孩”,其中对于奥利的背叛琼恩最无法释怀。如果没有“洋葱骑士”戴佛斯·席渥斯和野人托蒙德的一直守护,如果没有红女巫梅丽珊卓的全力一试(虽然她因为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死而对光之王产生怀疑而对复活这件事情很勉强),如果没有守夜人弟兄带着野人部落回到黑城堡抓住将要叛乱的守夜人,琼恩·雪诺恐怕早已死得透透的了,也别说什么浴火重生、凤凰涅槃了。不过也正是琼恩·雪诺的死而复生,他从此可以摆脱作为守夜人的誓言,而是作为一名史塔克家族的族人,去找回曾经北境之王的荣耀了,这一点是不是和学成归来的艾莉亚·史塔克非常相似呢?有人说,琼恩·雪诺之前一直被排除在权游世界主线剧情之外,而从他复活那一刻起,就已经为他重回故事主线奠定了基础。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红女巫梅丽珊卓(梅姨)

在临冬城一战,琼恩·雪诺靠着珊莎·史塔克、小指头贝里席从艾林谷带来的救兵完成了战争局势的逆转获得胜利,惊险万分。在离别多年的临冬城,琼恩·雪诺对红女巫感慨,自己小时候总是在饭桌边缘的那个小孩,被其他史塔克家的孩子孤立,时隔多年,往事如同近在眼前,而红女巫则叫他知足,因为他还曾经有过家人的温暖与陪伴。虽然因为洋葱骑士质问红女巫关于烧死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小女儿的事情使得琼恩·雪诺将其驱逐,除了这件惨绝人寰的事情,总体来说,梅姨还是一个偏向善良的女巫,她所做的,不过是童年自己的悲惨遭遇对长大后的影响罢了,权游的世界,谁又能够得到真正的爱呢?琼恩·雪诺终于成为了北境之王,很多观众欢呼这一刻终于到来,其实,如果这个王能够换回自己的家人,你觉得琼恩·雪诺还会想要这个北境之王吗?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权力的游戏》主要角色

事实上,琼恩·雪诺的人物形象远比我写的复杂得多。不知怎么的,看了《权力的游戏》这个剧,我突然想起曹雪芹的《好了歌》:“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琼恩·雪诺这样有“主角脸”和“主角光环”的人物毕竟是历史中的少数,像一般的普通人,珍惜当下才应该是最需要做的事情!《权力的游戏》第7季就要来了,希望琼恩·雪诺能够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也希望他能早日和艾莉亚·史塔克、布兰·史塔克早日团聚!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琼恩·雪诺

永远的琼恩·雪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